港版楊利偉:航天熱得啖笑

 

2005年10月14日-明報記者 伍詠詩

 

【明報專訊】香港航天學會總幹事雷健泉總愛一身太空裝示人,平頭裝、矇豬眼,尤其套上太空頭盔的樣子,酷似中國首名上太空的太空人楊利偉。不過這名志願當太空人的「港版楊利偉」,自小被恥笑為「傻仔」,無數次為航天興趣而捱麵包,直至真正的楊利偉出現,他的講座才大受歡迎,找活動贊助如魚得水。忽然吐氣揚眉,雷健泉卻怕造成負累﹕「阿媽生成這樣子,誰曉得後來會跑出個『楊利偉』﹖我最怕人說我靠『樣』搵食。」

 

「最怕人說靠『樣』搵食」

 

1969年7月20日,美國太空人岩士唐登陸月球,當年只得10歲的雷健泉在電視機前看直播呆呆出神,「想不到原來岩士唐也是童軍﹗」他後來發現,12名曾登陸月球的太空人,12個都是童軍,燃點了這個童軍對自己的希望。

 

為了儲旅費到俄羅斯太空站參觀,雷健泉捱過「一餐食一個麵包」的生活,又曾為籌備「無償」航天活動而節衣縮食。他購買的太空人和火箭模型不計其數,總值是「不敢讓老婆知」那樣多。

 

1992年他偶然看到一張海報,介紹什麼美國太空少年組織,於是冒昧去信,對方卻邀請他開拓香港航天分會,自此雷健泉在港成立航天學會,又獲十多名志同道合的童軍加入,至今該會已有80多名會員,並在2002年獨立為香港航天學會,並因此認識不少美國、俄羅斯和中國的太空人。

 

盼有生之年遊太空

 

可惜事與願違,童夢未可成真,自小志願做太空人的雷健泉,現時正職是美術設計員,兼職才是香港航天學會總幹事,做自己有興趣的航天推廣。「以往被人笑是『傻仔』,經常問我『醒未』,楊利偉升空之前,無人相信中國會有太空人。」

 

直至兩年前,神舟5號成功升空,不少香港學校把握契機進行愛國和科學教育,雷健泉的講座大受歡迎,又獲學校邀請每周教航天班,偶爾到商業機構做展覽。今年暑假他更帶一班小學生到北京參觀航天站,在活動中見真正的楊利偉。

 

神舟5及6號先後征空,在香港掀起一股航天熱,雷健泉卻反高潮說是「得啖笑」:「楊利偉來港的幾天,我由7時(早)做到11時(晚),電話費1000元,但潮流一過,沒有多少人想再問再講。」現年過40的雷健泉,自言做不了太空人,但仍寄望來一趟太空遊,他相信有生之年可成真,正如數年前,他真的實現了到南極和北極探險的夢想一樣。

 

雷健泉:感覺良好

 

香港航天學會總幹事雷健泉對於「港版楊利偉」稱號既愛且恨,有次他請求內地航天單位主管讓他模仿太空便服設計,作為香港分會的制服,對方笑笑口婉拒,理由是「你穿了這套太空衣,別人會以為是楊利偉到了香港吧﹗」

 

不過貌似楊利偉,倒令他受歡迎程度大增,尤其面對一班楊利偉的「小學生迷」,特別有說服力。雷健泉憶述自己在某校辦講座時,門口一群小學生在低聲談論,待會怎樣用普通話跟楊利偉打招呼。記者採訪當日,有小學生看 見楊利偉人形紙板,以為他就是「雷sir」。

 

雷sir對楊利偉和中國航天充滿敬意和憧憬:「楊利偉是中國第一個太空人,他的地位永遠無法取代。」不過他卻不希望像楊利偉一樣,成為知名的太空人:「美國很多太空人返回地球後,一生 生活在『太空監獄』堙A生活調節不了,有人酗酒有人失常,我倒寧願寂寂無聞做教育。」

 

因為楊利偉這個名字,雷健泉得到史無前例的認同,即使二人命運南轅北轍,雷健泉做不了太空人,這個「港版楊利偉」倒跟真實版楊利偉一樣:「感覺良好。」

 

mingpao photo

一身太空服打扮的香港航天學會總幹事雷健泉為延續童夢,樂於馳航在火箭模型和星月壁報間推廣航天教育。